眼见都要到正月十五了,文铮依旧联系不到柳含香,这可把他给急坏了,为此,车间主任李明阳还找过他问起这事儿,说如果柳含香再不来上班的话,依照公司的惯例是要除名的。

  这天里晚上,孟秀芳主动的给文铮打了一个电话,这让文铮很意外,自从他和孟秀芳离婚之后,二人再也没有联系过。

  孟秀芳在电话里第一句就说:“姓文的,你蛮有本事的嘛,柳含香前段时间找到了我,说她准备要跟一个老男人结婚,现在她还想让我和你复婚呢,……哼,姓文的,你想跟我复婚,做梦去吧!”

  文铮急忙问:“什么!含香要结婚了,跟谁结婚? ……”

  “跟谁结婚关你屁事呀,我今天打电话只想告诉你,你想跟我复婚,没门!”孟秀芳立马打断了文铮的话,说道。

  文铮压根儿没有想过自己要跟孟秀芳复婚,更不知道柳含香找过她,就气呼呼的说:“孟秀芳,你是什么玩意呀,谁愿意跟你复婚啊。”

  说完之后,文铮就恼怒的挂了电话,一个人到外面喝闷酒去了。

  直到半夜,文铮才回到小区,他睡到半夜的时候,禁不住的又想给柳含香打电话,让他万分惊喜的是柳含香的手机打通了,十分失望的是接听电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。

  文铮很不友好的问:“你是谁?柳含香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?”

  那中年男人没吭声,过了一会儿,传来柳含香接听手机的声音。文铮忙问:“含香,你怎么老是 关机?我想你想的好苦啊!”

  柳含香解释说,我的手机进水了,今天刚刚修好了。

  “那个男人是谁?你们怎么在一起了?”文铮恨声的说。

  “文铮,你别问了,我已经找过孟秀芳了,为了孩子有个完整的家庭,我劝你还是跟孟秀芳复婚吧。”

  文铮呆呆的愣了片刻,问:“你啥时候回来上班,如果再不来的话,会被除名的。”

  “哦,你先替我到李明阳李主任那里多请几天假期吧,我可能还要几天才能过去的。”

  “嗯,那好

  吧。”

  “好了,见面再谈,晚安,我的男人。”柳含香说到这里就挂了电话,其实,她刚刚说“我的爱人”那五个字,无非是不想让文铮难过,不想让他知道自己还在惦记着他,因为现在文铮已经知道了她今晚正在和一个老男人在一起。

  柳含香瞒着文铮去找孟秀芳,只是想让文铮和孟秀芳能够复婚,她现在和身边的一个老男人在一起试婚,也只是想让文铮不要再有跟自己结婚的想法。

  春节前的那天,柳含香离开文铮,去了一趟武汉找到了孟秀芳,信誓旦旦的在孟秀芳面前保证,这辈子不会跟文铮在一起结婚的,并请求孟秀芳一定要个文铮复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