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篇文章发表于1983年,源于在县文化馆工作的程海于驻队时,路一位癌症病人,与之聊天,而后创作此文。

  程海简介

  程海,1947年生,陕西乾县人。1968年毕业于陕西乾县师范。陕西省咸阳市艺术研究室副研究馆员。中国作协会员,陕西作协常务理事。1970年开始发表作品,先后在《诗刊》、《解放军文艺》、《延河》等刊物发表诗作500余首,其中数首诗选入《解放军文艺30年诗歌选》《恋歌》、《陕西新诗选》等数种选集。 80年代开始小说创作。至今共发表中短篇小说70余篇(部),其中《三颗枸杞豆》、《漆彩》等小说先后被《小说月报》、《小说选刊》《新华文摘》转载,并获《小说林》优秀作品奖和延河第一届文学奖。 89年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第一部小说集《我的夏娃》,并获双五文学奖。 93年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《热爱命运》,发行量近百万册,火暴全国,成为“陕西东征”主将之一。 96年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《苦难祈祷》。 97年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《程海散文》。 2000年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《人格粉碎》。 2000年出版《程海文集》四卷。 短篇小说《三颗枸杞豆》获1983年《小说林》优秀作品奖,《诗彩》获《延河》第一届文学奖,《我的夏娃》获陕西省第一届双五文学奖。

  这篇文章发表于1983年,源于在县文化馆工作的程海于驻队时,路一位癌症病人,与之聊天,而后创作此文。

  全文以"我"的所见所闻所感为线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,也从"我"的变化反映出主题思想。作者把"我"与三叔的两次"偶遇"都设在小树林。文中有两段对小树林的景物描写:第三节突出这里是"我"的乐园;七、八节描写小树林的诱人魅力,格外美丽。以此铺垫,两次"偶遇"便渗透了必然性。调皮的"我"、垂危的三叔,有了共同的爱好--对大自然的爱好,只不过三叔的热爱因留恋而更加痴迷。所以"我"与三叔不期而初遇,就不是巧合了。"我们"第二次相遇在小树林则更为必然。经历了上次,"我"已开始"想念我的可敬的三叔",便信步去到小树林,而衰弱的三叔病入膏肓,在这里独自深思,欲在无声无息中走向生命的终结,因此"果然又在这里了"。

  巧妙的小树林铺垫,使偶然成为必然。

  苏教版七年级下册《三颗枸杞豆》一文"我"与三叔只两面之缘,却深刻影响"我"一生。这不仅因为文章思想深邃,还归功于作者程海运筹帷幄,精心布局,巧妙构思。

  1、人称运用妙。

  全文采用第一人称,"我"参于其中,倘不了解写作背景,读者会以为文章全属真实,使人感动至深。这篇文章发表于1983年,源于在县文化馆工作的程海于驻队时,路一位癌症病人,与之聊天,而后创作此文。